gwdry

如果不是在一种理想中考察我的生活,那么生活的平庸将使我痛苦不堪,而我在怀有这种念头的时候,我们碰见了。你走进了我的生活,你是我最优雅的朋友。这并不困难,因为看到你我就知道了。你和我站在世界的同一边,更何况,我们还有那一次彻夜的长谈。但是我们的关系里拥有不纯之处,它不能愉快和不愉快而论。我只想生活得强烈一些,这个态度在你和我得关系里再明显不过了。因为有的时候,情况显然是我把自己的心强加于你了。欲望受到侵蚀,行动定要受阻。就是在爱情里 我也体会到这一点。根本不存在出路,只存在幻想。幻想——这致命得东西。

——《颐和园》

灯光亮起,台上的他们几个把背在身上的乐器卸下,在身边的架子上将其安放好。随后他们走到话筒前,站好。灯光再次暗下来,昏黄。跟着屏幕上出现一个正将从水面升起的太阳,他们开始唱:
       黄河的水不停地流,
       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
  远方的亲人那,
  听我唱支黄河谣
  日头总是不歇地走,
  走过了家走过了兰州
  月亮照在铁桥上,
  我就对着黄河唱
  诶咿呀咦耶咦呀咦耶呦
  诶咿呀咦耶咦呀咦呀咦呦
  诶咿呀咦耶咦呀咦耶呦
  我就对着黄河唱
 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,
  想起了家想起了兰州
  想起路边槐花儿香,
  想起...

我本以为讲思考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是人的一种轻易的选择。今天开始找租房,当现实这面墙向我逼近时。我才深刻的体会到生存将来的压力。以思考为一种生活真的是一件稀有的值得被珍惜的东西。

中午的成都,更新气温融入身体的湿气慢慢拖缓所有的时间。瞌睡的沉重,安静了所有喧闹的来往。他以一个奇怪的姿势,躺在自己的三轮上,扭拧的伸展入睡。我小心意义的抓紧拍了一张,害怕他突然睁眼看到我时候不好意思时候的眼睛。留下他——和所有成都人一样的被体内的水灵拉扯着的——安逸的缓慢。

一般来说,熟知的东西所以不是真正知道了的东西,正因为他是熟知的。有种最习以为常的自欺欺人的事情,就是在认识的时候先假定某种东西是熟知的,因而就这样不去管他。这样的知识你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,因而无论怎么说来说去,都不愿意离开原地而前进一步。主体与客体、上帝与自然,以及知性与感性等等,都被不加考察地认为是熟悉的和有效率的东西,既构成固定的出发点又构成固定的归宿点。
——书摘

既然有一种实体的广延,它扩散到有效的世界的纷纭万象里去而没有力量把它们团聚在一起;同样也就有一种无内容的深度,它表现为单纯的力量而没有广延,这种无实体的深度其实与肤浅是同一回事。

——书摘

从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。我最喜欢的环境是那种,我这里很安静,但是远处很喧闹的地方。比如当时课间时候的学校花园,安静听着教学楼的喧闹。

现在才知道,原来我只是喜欢相对的安静,无法接受绝对的孤独。

一个人开车上烈士陵园。

教育告诉学生,你与别人的差距在于努力的差距。那么当事实降临之时,猛然发现自己的人,此时是否能接受自己的平凡。老师不曾想过。

道法何

我是猛兽由你看守
辛苦一世给自己筑起牢笼
月光亮起时已不在怒狂
我已平静了
只想困在这地牢中
可守望者你打开牢门离去
你要去哪?
我该去哪?

© gwdry | Powered by LOFTER